正念与慈悲冥想

我们的慈悲冥想训练秉承了传统的慈悲冥想训练方法与核心内容,基于正念,融入心理学相关理论和技术,使用适合我国国情及价值观的语言内容以及标准化的测量工具,特别适合我国广大人民群众包括青少年、上班族、商业人士及老年群体等进行日常练习。



慈悲冥想(Compassion meditation)是一种培养对情绪的觉察,增加内心幸福安宁的自我训练方法。从训练方法上来说,通过对负性情绪的再感知,并把负性情绪直接转化为正性情绪,从而达到心理调节的作用。在慈悲冥想的实践中强调情绪转化训练,让恐惧、焦虑、悲伤等负性情绪最终由平静、爱心、善解人意的快乐和幸福等正性情绪来取代。因此,慈悲冥想是专门针对情绪改善和调节的冥想。慈悲冥想源于佛教的传统修行方法,但其练习本身与信仰和价值观没有必然的联系。

与当前国际上普遍使用的另一种冥想——正念冥想(Mindfulness meditation)相比、慈悲冥想在练习方法、偏重内容和练习效果上有所不同。同时二者之间也有着相互的联系,比如,慈悲冥想的练习过程中需要正念的参与,而正念的练习也有助于培养慈悲。

正念是指在冥想过程中,把个人的注意力完全地、不加评判地集中到当下状态,即个体有意识地把注意维持在当前内在或外部体验之上并对其不做任何评判。举例来说,正念水平较高的个体在与人交流时能够敏锐地察觉到细微的变化如微小的情绪声调等,对吃到的每一口东西也能够感觉的它的味觉体验和带来的胃的饱胀感。由此可见,正念冥想注重培养人们的觉察能力。

相比较而言,慈悲冥想则更加注重情绪的转化练习,以及相应的助人、利他行为的产生和增强。有研究表明,慈悲是一种特定的积极情绪,产生于对自己和他人痛苦的体验。这听起来可能与我们日常的情绪反应特别是对一些负性社会事件的惯有反应不同。然而,慈悲被认为是人类生来就具有的特质,并且可以通过练习来培育和增强。练习慈悲冥想不仅可以在日常生活中调节不悦情绪,在南传佛教中,还可以作为禅修的辅助方法,比如当禅修者对需要专注的对象感到排斥而难以继续禅修时,练习慈悲冥想可以帮助其化解排斥感,从而使禅修得以继续。由此可见,慈悲冥想练习具有很高的亲和力,可以有效地保护冥想练习中的专注力,同时也适合难以长时间专注训练目标的初学者、儿童、老年人群体等。在练习形式上,慈悲冥想是一种相对易于入门和练习的冥想练习方法。它对练习场地和体式没有严格要求,练习可以在任何时间以任何姿势进行,坐着、躺着甚至走路的时候均可。训练内容和练习步骤也相对简单易懂,练习者能够很快地从练习中体验到脱离负性情绪后的平和和喜悦,这也有利于初学者进一步坚持练习。

当前国际上普遍使用的慈悲冥想主要有:艾默里大学Mascaro等建立的基于认知的慈悲冥想训练法;斯坦福大学慈悲与利他教育研究中心Jazaieri 等建立的慈悲冥想训练法;德克萨斯大学Kristine Neff建立的自我慈悲冥想训练法等。这些目前在西方盛行的各种慈悲冥想疗法,主要汲取了传统慈悲冥想的核心理论与方法,用普世价值观和现代西方心理学进行了内容和语言方面的修饰,减去了带有浓厚佛教色彩的专用术语和观念,进行了佛教心理学与现代西方心理学的重新整合。

我们的慈悲冥想训练秉承了传统的慈悲冥想训练方法与核心内容,基于正念,融入心理学相关理论和技术,,使用适合我国国情及价值观的语言内容以及标准化的测量工具,特别适合我国广大人民群众包括青少年、上班族、商业人士及老年群体等进行日常练习,有助于练习者有效地进行情绪管理、提高工作效率、增强自己和周围群体的幸福感。从而进一步促进全民心理健康、减少负性社会行为事件的发生、推动社会和谐发展、提高全民幸福感指数。